旧版网站 设为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乐行心理>>课程目录>>正文
心理治疗对精神分裂症有帮助吗?

心理治疗对精神分裂症有帮助吗?


近期的研究和临床经验给出肯定的答案。

 

作者 | Mark L. Ruffalo,执业临床社工,坦帕(Tampa)的心理治疗师,南佛罗里达大学社会工作系兼职教授,Centerstone心理健康中心精神病学副教授.

 


自心理治疗自弗洛伊德以降,大部分治疗师都避免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患者。


弗洛伊德最初将这种疾病概念化为自恋神经症。他将精神分裂症患者视为无法发展出移情反应(即能够体察他人想法和情感的能力),因此是无法分析的。不过,他相信,分析技术未来的发展能够使精神分裂症患者也能用上心理治疗。


当涉及到精神分裂症的治疗时,弗洛伊德对于疾病的最初概念化在很多方面导致了心理治疗师们普遍性的回避。有极少的例外——诸如Harry Stack Sullivan和Silvano Arieti——精神科医生历来避免对精神分裂症采取心理治疗,反而聚焦于用神经阻滞剂和其他物理疗法来控制症状。


然而近期的研究显示,对于精神分裂症,以心理治疗为主的疗法(配合低剂量的抗精神病药物)要优于一般的以药物为主的疗法(Kane et al., 2016)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我把大部分的临床实践工作用于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治疗,我可以证明心理治疗对于这种困难且令人无力的情况是有帮助的。



 



在对精神科住院医生和社工学生开展教学时,当我告诉他们我对精神分裂症采用谈话治疗时,我遇到的最常见的问题是类似于“你怎么和一个如此缺乏现实感的人交谈?”


这是个好问题,但这是基于对疾病状况本身的某些误解而提出的。


或许关于精神分裂症最持久且最有害的谬见就是混乱的症状——尤其是幻觉和妄想——是毫无意义和偶然的,因此是无法解释的现象。为什么一个个体可能听见有声音正在告诉他们说他们一文不值,可能在他们家中正闻到有毒气体,或者可能相信已经有政府机构盯上了他们,对一些人而言,去思考这些都毫无意义。如果有人认为这些经历不同于复杂的生物心理社会问题,仅仅是生物异常的表现,那么精神病症状将显得毫无意义或者不重要。


应该指出的是,大多数具有理论头脑的学院派精神科医生并不认可这种还原论的观点。我与精神科医生Ronald Pies共同完成的文章,其中提及了关于精神科医生认为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精神疾病仅仅是“化学失衡”的荒诞说法。



 



Silvano Arieti与精神分析的智慧


精神科医生Arieti精辟地讲述了精神分裂症的过程,它涉及一系列事件,逐渐为精神分裂症的发生奠定了基础。在他1974年完成并于后来获奖的《精神分裂症解析》一书中,Arieti 写道,


[当患者]再也改变不了自己难以承受的情境时,他不得不去改变现实。。。他的防御变得越来越无法胜任。。。最终患者被压垮,产生了与现实的断裂。


Arieti观点的核心是焦虑以及患者对于焦虑的无能为力,在精神病症状的发展中起了主要作用。


精神分裂症的心理治疗中最重要的是通过温暖与关怀的态度以及患者和治疗师之间的情感交流,从而建立基本的信任。当患者开始治疗,他通常感受到不被接纳,对于任何的人际接触,尤其是与权威人物相处,患者会近乎偏执般地感到无法忍受和难以信任。因此,反移情——治疗师如何与病人连接——是精神分裂症分析治疗中最重要的工具。用Sullivan(1956)的话来说,治疗必须向患者提供一种“他们从未有过的安全关系。”


精神分析师认为精神病性的体验——诸如幻觉、妄想和紧张症——是内在冲突、想法和愿望的象征性表达。精神分裂症病患陷入一种被称为具体化的心理过程中,其中抽象的内容完全转变成了确定的、具体的表现或形式。例如,对于那些把自身的想法当作似乎是现实的患者,会幻听到针对自己的责怪声。


长期以来,诠释技术被认为是分析性心理治疗的主要支柱;然而在精神分裂症的治疗中,诠释技术至少在治疗初期不是很重要,不过在以后的治疗中是有作用的。


Arieti 写道,“若患者的焦虑程度下降到某个位置,也就是其再也不会即刻并自动地受到精神病性世界的影响,才有可能向患者解释他是如何将象征具体化了的。我的一位患者能认识到关于从他身上散发出臭味的嗅觉妄想,仅仅是他对自己的看法的具体表现”(Arieti, 1959)。



 



结论


令人遗憾的现实是很少有治疗师对精神分裂症的心理治疗感兴趣,而且很少有精神分裂症患者能得到心理治疗。


就像Frances (2013) 和其他人指出的,精神病学已逐步倾向于“疑病症”的治疗并且逐渐远离了对于严重且顽固的精神疾病的治疗。那些专攻精神分裂症的人更加关注遗传和生物学方面的因素——虽然这方面的努力是值得的——但对于心理治疗的重视还远远不够。


精神分裂症是一项疾病,全球有1%的人口受其折磨并导致普遍的痛苦和功能丧失。由于心理卫生体系的改变,许多精神分裂症患者最终无家可归或受到监禁。是时候让我们再次去关心和照顾社会中的最脆弱群体了!对患有此类严重疾病的人而言,配合以药物的心理治疗能够成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



参考文献


Arieti, S. (1959)。《美国精神病学手册》。纽约:Basic Books出版社。

Arieti, S. (1974)。《精神分裂症解析》(第2版)。纽约:Basic Books出版社。

Frances, A. J. (2013)。《救救正常人:失控的精神医学》。纽约:HarperCollins出版社。

Kane, J. M., Robinson, D. G., Schooler, N. R., Mueser, K. T., Penn, D. L., Rosenheck, R. A., . . . Heinssen, R. K. (2016)。《首发精神病患者的综合治疗与常规社区护理:NIMH(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 RAISE(首次精神分裂症发作后康复)早期治疗程序的2年初步结果》。美国精神病学杂志,173(4),362-72.

Sullivan H. S. (1956)。《精神病学临床研究》。?纽约:Norton出版社。

 

如果您需要我们的专业帮助,请浏览乐行心理官方网址:www.jxlxxl.com,同时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lexingxinli。江西心理咨询南昌心理咨询江西焦虑症治疗江西抑郁症治疗江西心理医生,江西沙盘游戏治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西路437号
    江西师范大学老校区科技园(老物理楼)305室
    固话:0791—88500312
       0791—87612290
    移动:18970025369
    邮箱:lexingxinli@163.com
    邮编:330027
    QQ:1416272837
    一、您可以乘坐:旅游1线(空调) 3路(空调) 4路(空调) 7路(空调) 13路 208路外环 208路内环 215路(空调) 220路 231路外环(空调) 231路内环(空调) 301路(空调) 308路 701路(空调) 在江西师大站下车即到。
    二、从火车站到江西师大:1、坐公交:出火车后往右走大约100米,约5分钟左右,搭乘27路(或18路)公交经过3站,在北京西路立交站下车,然后步行至师大,大约560米即到。2、打的: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大约10元不到。
    三、从昌北机场到江西师大:出机场步行至昌北机场站大约590米,乘坐机场1路经过5站在八一广场站下车,步行至万达广场站,乘坐4路(或3路)(或打的6元十分钟即到)经过4站在江西师大下车即到。
    返回首页 | 关于乐行 | 资质荣誉 | 服务指南 | 乐行动态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1 www.jxlxxl.com 乐行心理机构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南昌市北京西路江西师范大学科技园305室 咨询热线:0791—8850031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赣ICP备112016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