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设为主页
您现在的位置:乐行心理>>课程目录>>正文
独生子女如何给父母养老?(上)

 同为独生子女的我也去查看了相关数据与案例。《中国青年报》一项2018年的调查显示,在各个年龄段中,90后是最关注养老问题的群体。这或许是因为,60后群体已经逐渐进入退休年龄,主力为独生子女的90后群体开始面临赡养老人的压力。

 

90后们具体在担忧哪些问题?这项主要面向城市青年的调查显示,排在前三位的担忧分别是:

 

1. 照顾老人时间和人手不够(65.3%)

2. 收入和储蓄恐难支撑开销(59.0%)

3. “空巢老人”紧急求助问题(53.6%)

 

除此之外还有:病床、医护人员等医疗资源匮乏(39.4%),社区医疗机构水平参差不齐(27.9%)等。

 

而这一问题在农村更加严峻,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预防自杀:一项全球要务》报告中显示,中国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5倍。此外,中国农村老人相比城市老人的自杀率更高。很多农村的“留守老人”承受着经济与精神的双重匮乏问题,在疾病与养老缺失中,“不愿拖累子女”而选择自杀,独生子女全面供养父母后,农村老人的养老压力很可能还会大大加重。

 

· 独生子女在面临父母养老问题上,到底会遇到哪些特有的困境?

 

我们找来了几位曾亲历父母养老问题的朋友们,与他们聊了聊这些困境,也希望他们的经历与建议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与帮助。


 


 

匿名独生子:1990年


我们这代很多人都在说“融不进城市,回不去故乡”,这件事有一个非常可怕的部分是,你在异乡还没能够站住脚,而你在故乡的父母已经老了。

 

三岁时我父母离异后,我与父亲一起生活。直到毕业后独自在城市工作,我才真正关注起家庭生活。当时父亲在工厂和田地里拼死累活,收入回报却微乎其微,我第一次有了“给父亲养老”的意识,我想要踏实赚钱,让父亲早些退休。

 

但父亲坚决不同意,他一直觉得自己能自力更生。直到三年后,他连续住院了三次。第三次住院的时候病情已经十分危急。

 

当时我能做的就只有拼命往回赶,感觉就是在跟死神赛跑。父亲脱离危险后,我在医院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陪护。

 

很快我就遇到了棘手问题,父亲由于长期酒精依赖,手术完不久就出现了酒精戒断综合症,会抽搐甚至出现幻觉,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医院,一面要解决住院的各种手续、吃喝问题,一面还要控制住父亲不让他乱跑,实在分身乏术。医生建议我将父亲转到ICU,那边有24小时的监护,遇到抽搐等紧急情况也好及时处理。

 

于是接下来最大的问题,就变成了钱。

 

我回家之前在公司匆匆请了假,紧接着医院这边脱不开身,最后公司同意保留我的岗位让我暂停工作,从那时起我们全家的收入就都暂停了。我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清点了一遍,算上了信用卡额度,当时每天心里想着的就是这些钱够父亲在ICU呆多少天。

 

我算是很幸运的,父亲在ICU身体恢复挺快,也没有留下后遗症,而我自己的积蓄加上信用卡刚好够用,没有额外举债。父亲出院后,农村的社保综合报销了40%的费用,但给父亲术后的营养补充、生活费等等,依旧让我经济紧张了半年。

 

父亲大病出院后,终于肯放下繁重的体力活,可他生活得更加节俭,我每个月回去一两次,都能看到他一个人把自己照顾的很糟糕,吃剩菜、烧蜂窝煤,怎么劝都不听。我也常常劝诫他少抽烟,他每次都以苦闷回应我:“酒已经不能喝了,烟再不偶尔抽一抽,就真的生无可恋了。”


我一直想把他带去城市生活,他总是不乐意,有一次他终于同意进城跟我住一段时间,我才发现我们的生活作息、饮食习惯都天差地别,我也终于看到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有多么孤单和郁郁寡欢。

 

从那之后,我也意识到了,怎么给父亲养老不应该只由我来决定。我以前一直考虑怎么让他生活得好,却忽略了他的意愿,忽略了他怎么才能生活得开心。

 

后来我们也尝试去聊天,我知道了父亲受农村观念影响,坚决不接受听起来像是被遗弃的养老院;他不想给我多添麻烦,却也不希望老年时身边只有护工却看不到自己的孩子。

 

我现在计划两三年内在城里买套小房子,趁着父亲还健康,多接他过来接触我的生活,希望总有一天帮他找到既健康又快乐的养老生活。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有兄弟姐妹,很多事就能有人一起协商与分担,但同时,我也不会这么独立,老早就开始为生活做打算。但这可能就是离异家庭独生子女的命运吧。

 

匿名独生子:1992年

 

我是典型的痛恨原生家庭的人。童年至今我的家庭生活环境都很恶劣,我妈是个控制狂,情绪极其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严重的时候她会对我家暴,我爸则是对家不管不顾的类型,他们俩关系也不好,经常吵架,全家吵起来的时候我妈很专断——会让我们闭嘴听她说话。从小到大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我一度很痛苦和压抑。

 

大学离家后,环境和教育让我有了自我觉醒的机会,我渐渐学会以客观眼光去看待家庭。我以前一直觉得“爱妈妈”应该是一件自然的事,但她的很多行为我确实无法原谅,所以我很痛苦;

 

后来我明白其实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子女成年后与家庭完成精神分离的结果,是因家庭情况而不同的。再加上我也完成了关于性取向的探索,以同性恋的身份跟原生家庭更加不可能达成和解。所以我的人生规划特别清晰:尽快经济独立、移民国外,对父母敬而远之。

 

让我真正开始考虑父母养老这个问题的,是在去年姥姥临终的时候。那时候我帮我妈在ICU照顾老人,姥姥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身体不好,剩我妈和舅舅轮流照顾,可我妈还是累得够呛。我在医院陪着她忙进忙出,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办手续、结账,当时也雇了一个护工,但不是很专业,由于老人下不了床,很多“生理不适”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自来做。后来老人去世的时候我不在场,光是听说当时医院混乱的环境与死亡带来的压抑场景,我都无法想象自己如何面对——我妈有一个弟弟帮忙还这么辛苦与遭罪,万一未来我爸妈要面对类似的情况,我该如何独自面对。

 

从那之后我就陷入了一种“两难”,一方面我规划清晰的要在国外开始自己的生活,自私的希望与国内的父母保持相安无事的距离;可另一方面,这次经历也让我感受到,国内的临终关怀与专业护工的情况都不容乐观,普通保姆能承担的长期照料也极为有限,作为独生子,父母未来的养老只能由我来承担。想到姥姥临终时的状况,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我还是不忍心在父母老年时撒手不管。


 


 

我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方法,就是我博士毕业后先移民国外,利用专业优势尽快经济独立,然后在父母老年时试着把他们也接出去,去到一个养老送终只需要我掏钱,不需要我赤膊上阵的地方,然而这也就意味着,巨大的赚钱压力,以及不可避免要和父母生活在一个国家。总之,在父母养老这件事上,我充满了矛盾。

 

对于厌恶原生家庭的人来说,与父母一起生活、给父母养老真的是一道超纲题。我经常设想,如果我有兄弟姐妹,我或许就可以在经济上多承担一些,在时间与陪伴上少投入一些(毕竟亲子关系那么差,对双方的身心健康都不好),这样对传统观念的父母来说,也不会觉得老年孤单。可是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们来说,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选项存在了。

 

    如果您需要我们的专业帮助,请浏览乐行心理官方网址:www.jxlxxl.com,同时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lexingxinli。江西心理咨询南昌心理咨询江西焦虑症治疗江西抑郁症治疗江西心理医生,江西沙盘游戏治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西路437号
    江西师范大学老校区科技园(老物理楼)305室
    固话:0791—88500312
       0791—87612290
    移动:18970025369
    邮箱:lexingxinli@163.com
    邮编:330027
    QQ:1416272837
    一、您可以乘坐:旅游1线(空调) 3路(空调) 4路(空调) 7路(空调) 13路 208路外环 208路内环 215路(空调) 220路 231路外环(空调) 231路内环(空调) 301路(空调) 308路 701路(空调) 在江西师大站下车即到。
    二、从火车站到江西师大:1、坐公交:出火车后往右走大约100米,约5分钟左右,搭乘27路(或18路)公交经过3站,在北京西路立交站下车,然后步行至师大,大约560米即到。2、打的: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大约10元不到。
    三、从昌北机场到江西师大:出机场步行至昌北机场站大约590米,乘坐机场1路经过5站在八一广场站下车,步行至万达广场站,乘坐4路(或3路)(或打的6元十分钟即到)经过4站在江西师大下车即到。
    返回首页 | 关于乐行 | 资质荣誉 | 服务指南 | 乐行动态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1 www.jxlxxl.com 乐行心理机构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南昌市北京西路江西师范大学科技园305室 咨询热线:0791—8850031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赣ICP备11201665号